自宫本無野藏

温瑞安:

苏梦枕:一个凄落的人影,一把惊艳的刀

文:冷啖杯


       今年6月份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了关于网易《逆水寒》ol公布的一些npc角色信息,作为一个不算资深的温瑞安武侠迷,看见苏梦枕三个字的时候有一瞬感叹,离《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第一部《温柔一刀》1985年出现以来,已经过去了近30年的时间,苏梦枕都殁了24年。回首,光阴似箭,离那一刀的风情原来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这真叫人伤感。



苏梦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江湖上流传着关于他的许多事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大概就是他青年俊彦,初掌金风细雨楼,处处掣肘当时京城另一帮派——六分半堂,后来更是逼杀了老谋深算的雷损,瓦解六分半堂在京城的势力,金风细雨楼正式成为京华第一大帮。在温书这个派系林立势力斗争盘根错节的世家江湖里,苏梦枕差一点就做到了群龙之首。

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个人的生命实在太过凄冷。即使他有为之热血奋斗的事业,收服六分半堂,抗击辽人,收复故土,是的,在我们楼主的心中有家国天下,他并不为权力而疯狂。如果他是那种为了手中权欲的人,那么在他的身边就不会有那么多赤胆忠心的人,跟着他抛头颅洒热血。



她忽然拍了拍手,微扬声唤:“杨总管,杨堂主,你这还不出来见见故主……”只见一个高长瘦子、额上有痣、举止斯文儒雅、得礼有礼的人,缓步向前,朝轿子深深一揖。

“苏公子……”

他的语音微颤。

火光中,他在年前仍俊秀英朗的脸,而今已一脸沧桑、布满皱纹,像他用一年的时光老了二十年。

只闻轿中人又震动了一下。

——这种因惊骇而发生的颤动虽然极其轻微,但像狄飞惊这种人还是一定听得出来的。

只听轿子里的人长嘘了一声,好半晌才充满感情地咳了一声。

“无邪……”

杨无邪一听这语音,顿时热泪盈眶,眼前在享,如飞掠过,百感交集,尽在心头,种种繁华,一一历尽,不禁立跪下去,便咽地唤了一声:

“——公子!!!”

这一幕从前看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苏公子人格魅力大,苦水铺那会儿,王白二人都不认得他就跟着他去破板门报仇了。然而重新再看一遍,那些英雄气概固然可仰,这三声唤却可敬。故旧相见于白愁飞叛变之后,千头万绪不过归于这几唤,一声“苏公子”,一声“无邪”,苏杨二人已是人间地狱重来相见。我没死,我很好,我们一起回金风细雨楼。这样亦仆亦友的关系让我想起李寻欢和铁传甲。王小石,固然好,这世间却唯有杨无邪最知道他。

他这一生波澜壮阔,兄弟相随,也算是热闹极了,然而他的生命里依旧充满了凄怆和寒冷。我想意气风发这个形容词从来都不是他的,哪怕是第一次相见:

另一人忽然咳嗽了起来。

咳得很剧烈。

他用手帕捂住嘴唇,呛咳得腰也弯了,整个人都像龟一般缩了起来,连听到他咳声的人都为他感到断肠裂肺的艰苦。

……

他手上的白巾已沾上触目的一染红,而他双眸像余烬里的两朵寒焰。

王小石向白愁飞低声道:“他的病害得可不轻。”



他有病,江湖人送外号“痨病鬼”。他一身是病,最厉害的时候有二十七种病,和雷损一战后,病毒伤一齐发作,他连床都下不来,可是这样还不够折磨他。

一睡下去,痰便上喉头来了,胸膛里似有人以重掌击打着,还完全不是睡,一旦躺下去,咽喉似有千个小童在呼啸去来,几乎完全不能呼吸!

不能睡,只能干耗着,听着自己咽喉胸臆间相互呼啸,看看自己一天天皮包着骨骨撑皮的消瘦下去,感受到自己的手指脚趾四肢头肩渐渐有许多动作不能做、不能干,甚至不能动作了——这是比死还凄然的感觉。

他的肺里长了一颗肿瘤,他的胃部有一个大洞,他的血里头有毒。这样痛苦的生命,已经不是余烬里的寒焰,他把自己变成一把鬼火,燃烧精血骨头,就像烟花,燃尽光和热,然后 “砰”的炸开,满天银辉。对于他来说,他的愿望是海青河宴,所以他算计着,筹谋着,耗费精气神,心肝脾肺肾都坏了。他操心天下,热火朝天,唯独就剩自己凄冷寒怆。寒焰和鬼火,只有光没有热,他的寂寞不只来自于位高权重。唯一一点本可以纳进生命中的喜悦,最终也无疾而终,可他却想念:

既不思善,也不思恶。

只想念。

——思君如明月。

想念她。

那女子。

一尘举而大地收,一花开而世界起,都是为了世间有那女子。

——夜夜减清辉。

他杀雷损的时候,雷纯就在眼前,所以曾经订下的婚约一纸作废,他不后悔,只想念,情根已种,是谁在他的心上着了一箭?

冬日的梅花甚美。

他闻到梅香。

——隐约是从“六分半堂”那儿透过来的吧?

月光如梦。

梦如人生。

想到这儿,他又呛咳起来,全身也痉孪起来,眼睛也红了起来,紧紧地抓住怀里的翠玉枕头。

在他一生里,都是恶战的梦。

只有一场是旖旎而甜蜜的。

——但那女子己成了仇家,日日在等待他的死讯,夜夜磨亮刀刃,要把冷冰的怀剑刺入他尚有余温的体内。

真是千疮百孔的一颗心。这大概是我见到的他最温情的一面。即便被白愁飞暗算反叛时,他的眼神依然冷峻坚毅,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顽强坚毅的人,没有谁和他一样挣扎在死亡线上。

他的生命真是残酷又美丽。残酷是因为生命已经够痛苦却还要面对云波诡谲的江湖,背叛暗算,挥刀杀戮。比如最初的见面他就是来杀人的。细雨楼的叛徒,所以前一秒他是寒风中咳血的痨病鬼,下一秒他就一刀斫下了“古董”的人头。

而美丽甚至可以说是艳丽,除了他熬尽一切生命,还来自一把刀:“刀光绰约。像一抹夕晖。像一场细雨。其实只是刀。一把刀。红袖刀。”刀和人相应成趣。人冷酷狠厉,刀却如情人的倩影一般美丽。

他想也不想,手中就多了一柄刀。

多么美的刀。

像美丽女子的一声轻吟,动魄动心。

刀锋是透明的,刀身绯红,像透明的玻璃镶裹着绯红色的骨脊,以至刀光漾映一片水红。

刀略短,刀弯处如绝代佳人的纤腰,刀挥动时还带着一种像和天籁一般的清吟,还掠起微微的香气。

这是柄让人一见钟情的刀。

他的师父红袖神尼曾说因为他自小身体羸弱,反而激发了他生命的潜力,刀法凄艳而诡怪,快而凄厉,自成一脉“黄昏细雨红袖刀”。

大概是因为他的生命朝不保夕,所以对一切美而转瞬即逝的东西特别留恋,和人不一样,他的刀倒是情意绵绵。如果他健康同时世道又清明的话,他就可以不用那么用力地活,生命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凄冷和残酷,他可以偶尔耍耍刀,做做英雄,也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纵马江湖去。

现实却是他死在他夜夜思念的人的面前,没有一丝犹豫。他一生孤寒,又岂甘心受制于人?金风细雨楼的权势终于到鼎盛,只是失去了那一抹凄艳,它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城池,“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正确答案。但一个人一把刀惊艳了这许多年的岁月,绝对不是网易游戏里的设定,他体弱病残却武功盖世;他刚直不阿但也能隐忍求生;他就是金风细雨楼楼主,六分半堂群豪的一生之敌,苏公子苏梦枕。应该像老温自己说得那样:

一个凄落的人影。

一把惊艳的刀。

这就是苏梦枕。

以及他的红袖刀。


你不是一座孤岛

 

评论

热度(103)

  1. 温秀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自宫本武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你哪不舒服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多情乃佛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不俗即仙骨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问面188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做一件好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你已经注册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一起吃到逗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