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宫本無野藏

温瑞安:

期待,一个武侠的王朝

——温瑞安四大名捕电影申城赴会记

文: 南航 

   
    曾经皱紧眉头硬熬完陈嘉上版《四大名捕》三部曲,服饰精美,鲜肉帅靓,但是金玉的外表下,那都是些什么破烂的剧情与胡闹的人设,简直三坨闪亮的垃圾。听闻上影集团与蓝智投资公司联手,重新打造四大名捕系列电影,28日在上海举行“四大名捕重出江湖发布会”,作为温书迷,我这颗受伤累累的心一点点满血中。



       发布会之前,梁四哥微信说,主办方想请我录一段两分钟内的视频,以表祝贺,于是当晚在自家书房内,排列着温大哥武侠小说的书架为背景,我自言自语道:四大名捕是温瑞安武侠文学大军里的四艘重量级驱逐舰,它们满载着阳光、正义、力量,驱逐着黑暗、暴虐、凶恶,我非常期待着这支舰队的再次启航,在江湖上掀起一番壮阔的滔滔波澜,在世间留下跌宕起伏的绵绵传奇。



       我愿意坐在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岸边,静静地神往它,希望出品方能够珍惜它,珍惜这块金字招牌,把它打造得具有史诗般的气度,更祝福温大哥的武侠文学创作如长风破浪,云天万里,精彩还在后头。


       在录完发给主办方的同时,我收到温大哥的邀请:这次盛会意义重大,能否到场见证。我不禁想起,也是一年前的冬天,我与他在南京相聚,那是相隔整整十年后的见面,从十年一会到一年一会,如果这证明身在温州的我与温大哥的距离更近了,那我乐意推掉工作,再次“南”来北往。



      28日,上海上车到上影,在后者集团大厦门口,我一眼就看到那熟悉的工农兵塑像,儿时的黑白电影里,多少次欢呼它金光闪闪地出现,成为镶嵌童年记忆里的温馨标志。步入会场,舞台大幅海报上,四位侠者的金黄色剪影错落有致,一见如故,好似四位金甲卫士,分立于东南西北四方,无死角地护卫着月光下的疾苦人间。


       三时许开始的发布会,紧凑而精炼,温大哥亮出他擅长的唱作念打式演讲,点燃会场,彻底激活为武侠而来、为他而来的听众们。



       晚九时许,在应付完各路采访洽谈后,温大哥照例与温派子弟、亲近侠友举行围桌席地夜谈,大家观点纷呈,笑语不断,听到不少人回味他下午的诗歌朗诵,温大哥来兴,用粤语吟唱了大唐诗人王维的名作《相思》,并解释粤语拥有八九个声调,非常适合演绎古诗词的音韵之美。盘腿而坐的我想跃起,想插话:是的,是的,这有晚清大学者陈澧的《广州音说》为证,“今之广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也就是说,粤语保存了原汁原味的隋唐语音。



不知不觉又近午夜,温大哥点名我压轴说话,面对诸子的珠玉在前,无法藏拙,我冷静下来,虽然欣喜于四大重出江湖,但电影这个江湖不仅多风浪,还与武侠江湖一样刀光剑影,国产片折戟沉沙乃至被鞭尸的,比比皆是,眼下窗外是寒冷的深冬,应当适合我“献曝”下。



       遂认为电影最关键在于导演与剧本,首先要打好这两个底子,而演员,不堪忍受陈嘉上版把无情变性,刘亦菲这种娃娃脸,毫无大师兄的气场,一定要塞她进去,除非变成无情的私生女,整体而言,最希望能拍出四大的精气神,传达出四大的侠义精神(说到这里,我对自己腹语,否则,四大名捕不答应,我添足、续貂、附骥的“后四大名捕”也会哼哼不已)



       也许,只有拍好了四大名捕电影,才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全版权开发,攻城略地,号令天下,那时,将有可能迎来一个武侠的王朝,武侠的盛世,而我会回忆起在今天见证它的启航,与有荣焉。


(本文原发表于2016年12月)


评论

热度(65)

  1.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配图君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南北客爱吃东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蓝十字娇美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半个文化人的围裙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丝如燕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焦春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你辛苦了哈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